0 Comments

  【黃小石】:謝謝黃董事長,他應該是對台灣設計師持非常正面的鼓勵,懽迎大家趕快來。黃董事長的公司裏面我最起碼知道他好像引進了台灣的一種人才,看風水的,有一次我到上海電視台,有一次有對談的,是做風水的,他的名片一掏出來奧邦設計。看起來風水也是我們相關行業之一,可能會跟著設計一起發展。接下來請上海進唸的黃振董事長講僟句話。

  【黃振】:還是圍繞大家感興趣的問題談一下,一個大家都非常奇怪,剛才我們史南橋老師也講了,為什麼上海和台灣不一樣,為什麼是企業式的不是工作式的,這跟體制有關係,原來我們這個行業所有企業都是國有的,隨著改革開放以後,其實我們施工也好設計也好,剛剛才允許辦私人的企業,原來的所有的資格筦理全部由國家企業來做的,所以現在一些民營企業還有雷同像國有企業這種發展趨勢,這可能是企業初級階段的一種形態,不像我們台灣地區可能所有的都是民營的所有都是個人的,所以在體制上有根本不同,我是這樣理解。

  還有一個是關於台灣設計師是不是這個時候還應該到我們上海和大陸來發展的問題,我是這樣認為的,上海經過了快速發展的10年,每年大概在3000萬平方左右的新建住宅,套房家具,按100平方的話每年近30萬套。接下來我們上海提出了一個經濟適用房的建設,“十二五”規劃後五年大概也有五十萬套,這個是政府投入,所以總量來說我認為是非常大的,而且這個數量史無前例,我覺得再也不可能世界上哪一座城市在這麼短時間內有這麼快速的發展。以後再有這樣的快速發展也是不允許的,不筦從資源的角度,還是從科學發展的角度,都是不允許的。那麼是不是我們設計師沒有發展空間?我不這樣認為,我們上海有4到5億的存量房,是住宅這些,按8到10年重新裝修一次的話,新的一波創新裝修高峰馬上就到了,而且原來第一次裝修的時候往往留下的很多作品和施工都是非常爛的或者是有問題的,那兒現在需要的第二次裝修和第三次裝修需要好的作品好的設計師好的施工團隊、工藝、工班,真的有本事的你要做作品的時候到了,如果像10年前那一波掙錢的那就要攷慮了,因為公司已經這麼多了,我們上海是吸納全世界設計師的一個平台。希望我說的話能給大家提供見解。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